<small id="zgob5"><th id="zgob5"></th></small>
<li id="zgob5"></li><dl id="zgob5"><ins id="zgob5"><thead id="zgob5"></thead></ins></dl>
<progress id="zgob5"><span id="zgob5"></span></progress>
<sup id="zgob5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zgob5"></progress><dl id="zgob5"></dl>
    新闻热线:023-61520695 举报电话:023-61520697

    江津“黑家军”覆灭记

    2018-09-20 15:24:31  来源:重庆日报

    今年1月4日清晨,位于江津区?#35760;?#30340;一家宾馆里,民警冲进一个?#32771;洌?#23558;正在熟睡的徐飞控制住。那一刻,连续逃窜很长一段时间的徐飞显得很是疲惫,脸上的神情颇有些茫然。

    9月17日上午9点30分,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敲诈勒索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?#28909;?#24320;庭审理。昔日在当地横行跋扈的“黑家军?#20445;?#36814;来了他们的末日。

    案发:

    一起蹊跷的“茶馆抢劫案”

    17日上午,江津区人民法院外,围了很多群众,他们都是赶来听庭审的。因为涉未成年人,此?#35206;?#20844;开审理,但大家都想亲眼见证,昔日在当地横行的“黑家军?#20445;?#31350;竟会有怎样的下场。

    来自江津油溪镇的餐馆老板娘刘娟,正是围观群众之一,也是这个黑恶团伙的受害人。她的餐馆无缘无?#26102;?#19968;群黑衣人砍砸,?#26216;?#34987;吓走不说,店内损失惨重。后来她才知道,原来行凶的黑衣人,和之前来她店里吃饭的?#26216;?#26377;过节。“社会上有这样一群人,我们做生意、过日子都是提心吊胆的,这下好了!”

    这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破获,其实起源于去年的一起蹊跷的“抢劫案”。

    2017年5月3日上午,江津区市民潘某向当地的南城派出所报案,称自己的茶馆被人“抢劫”和破坏了。

    茶馆位于江津双宝,虽然距离城区不远,但也是在?#35760;?#20102;。出警的民警一到现场,就发现了此事有蹊跷:报警人所说的茶馆,其实是临街车行背后的一片空坝,是一个用雨棚临时搭建而成的开敞式区域。雨棚里的桌子板凳上,到处都是刀痕,但报警人说事件中没有任何人受伤。地上到处是烟头,还有红牛等功能性饮料的空瓶,就是没有茶具。

    更加可疑的是,茶馆老板并没有自己出面报警,而是让服务员报的警,事情发生也是在5天前的4月28日深夜10点过。

    “三更半夜,?#20852;?#20250;来这样一个?#35760;?#30340;‘茶馆’休闲喝茶?另外,报警人对案发时的情况也是遮遮掩掩。”有丰?#35805;?#26696;经验的民警意识到,这很可能是一个地下流动赌博窝点。但问题又来了,什么人会来破坏这个赌博窝点呢?民警调看监控发现,事发时确实有一二十人拿着砍刀进入这个“茶馆”。

    调查:

    开赌场失败干脆收“保护费”

    从那起奇怪的“茶馆抢劫案”着手,江津警方组织精干警力开始了几个月的秘密侦查,一个以徐飞为首的犯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。

    徐飞今年33岁,江津区吴滩镇人,曾因抢劫罪被?#34892;蹋?016年7月刑满出狱。出狱后,徐飞并没有痛改前非,而是想着以其他非法方式?#26696;?#38065;?#20445;?#19968;开始他想到的是开设地下赌场。同时,徐飞还在社会上纠集闲散人员,以“壮大力量”。该群人组建了名为“黑家军”的QQ群,通过QQ群?#20013;?#21560;纳社会闲杂人员。

    一段时间下来,徐飞的地下赌场居然亏本了。于是徐飞?#28909;?#21448;琢磨其他“出路”。?#26696;?#33030;在其他赌场提成!”徐飞知道,除了他这一家之外,江津当地还存在一些类?#39057;?#22320;下流动赌场。他随后带着人,?#19994;?#36825;些赌场的负责人,要求这些赌场向他缴纳“保护费”。

    一些赌场不愿意,徐飞便纠结团伙成员,对这些赌场进行打砸。那起奇怪的“茶馆抢劫案?#20445;?#23601;是这样发生的。据办案民警介绍,那一时期当地连续发生数起类似案件,作案对象均为地下流动赌博窝点及利害关系人,而作案者就是徐飞团伙的成员。

    徐飞团伙为了在江津当地树立“名声?#20445;?#20986;资为团伙成员?#25165;?#38598;中住宿,并自制长约2米的钢管刀,还规定外出时统一穿黑衣黑裤、统一使用钢管刀以及棒球棍等工具,确如QQ群上的“黑家军”其名。

    在团伙内部,这群人也组织严密,组织架构上呈“金字塔”结构,下级必须服从上级?#25165;胖富櫻?#35841;是谁的“小弟”要明确。对非法获取的钱?#30130;?#32479;一由组织分配使用。

    民警介绍说,团伙的主要首脑除了徐飞外,还有两三名,他们各自管理自己手下的“小弟”。徐飞手下的“小弟”大多是有犯罪前?#39057;?#20154;员,主要负责比较隐秘的工作,?#28909;?#24320;设赌场以及到其他赌场收取“保护费”。而其他团伙首脑手下的“小弟?#20445;?#37117;是没有犯罪前?#39057;?#31038;会闲散人员,他们负责“冲锋陷阵?#20445;?#20174;事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。

    敲诈:

    他牵狗“散步”实为敲诈勒索

    在树立“名声”的同时,徐飞团伙为获取更多利益,逐渐将“黑爪”伸向了合法经营企业。

    江津当地的一家砂石厂就是受害者之一。

    去年11月,徐飞多?#26410;?#39046;“小弟”携砍刀、钢管等,到这家砂石厂滋事,威胁砂石厂老板和货车司机,干?#27966;?#30707;厂生产经营。

    最初,砂石厂负责人并不买账,徐飞觉得?#22365;?#30340;不行就来软的”。?#21051;?#19978;午,徐飞就牵着自己的狗,来到江边的沙场码头?#25151;冢?#24320;始“散步”。他故意牵?#27572;?#22312;大马?#39134;下?#24930;遛达,实际是为?#20439;?#25318;砂石运输车辆的去路。货车司机只好跟在徐飞的身后,而徐飞时而回头,时而蹲在路中央休息……

    迫于压力,砂石厂老板最后同意了徐飞占股的要求,以每吨5毛的“红利”提成给徐飞。同时,徐飞还强行?#25165;擰?#23567;弟”到沙场码头“上班?#20445;展?#36164;500元。

    抓捕:

    摸清嫌疑?#20439;?#24687;规律果断收网

    到去年年底,警方已完全掌握了徐飞团伙的情况,只待时机成熟,就可以实施抓捕。不过,徐飞自身反侦察能力很强,而且平时行动十分警觉,这让警方追踪徐飞时,遇到了很多困难。

    “徐飞本人吸毒又贩毒,所以他行事谨慎,一发现?#24515;?#29983;人或者陌生车辆跟踪,就会想尽办法脱身。”民警说,徐飞从不住在自己的家里,他要么在宾馆?#39057;?#37324;过夜,要么在团伙成员那里住上一段时间,或者开车在郊外睡觉。

    去年12月月底,随着案件的进展,警方收网工作马上就要开始,?#26434;?#24464;飞的跟踪也加紧进?#23567;?#26377;一天晚上,徐飞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外出,便衣民警的两辆车?#23545;?#36319;在后面。在行?#22351;?#38752;近江边的偏僻道?#39134;?#26102;,徐飞已经?#20852;?#35686;觉,到岔?#25151;?#26102;,突然?#30171;?#26041;向盘,朝着江边的一条小路驶去。

    “这条路通向江边,是条死路,很少?#20852;?#23478;?#31561;?#36825;里。如果我们的?#23548;?#32493;跟踪,那么肯定会暴露。”办案民警介绍说,为不引起徐飞的怀疑,他们将车停到?#25151;冢?#20934;备等徐飞的车返回大路后继续跟踪。可没想到,便衣民警再没看到徐飞的车返回。当他们来到江边检查时,发现徐飞的车停在岸边,人已不知去向。

    徐飞落网后交代,当时他觉得后面跟着的车?#31350;?#30097;,很可能是警察,而那时他随身带着200多克毒品,如果被警方查获,必定难以脱身。于是他来了一?#23567;?#37329;蝉脱壳?#20445;?#23558;车停在岸边,自己却沿着江岸边小路前进,有的地方没?#26032;?#20102;,就蹚水或游?#31455;?#21435;。最后,他就这样把车丢下,逃脱了警方的跟踪。

    民警通过长期跟踪以及侦查,摸清了徐飞的作息规律:他上午基本都在睡觉,而这就是他的弱点。

    今年1月4日清晨,民警得知徐飞在江津一家宾馆开房休息,于是赶紧行动。当民警破门而入时,徐飞还在床上打着呼噜。可能是连日的逃窜让他十分疲惫,被抓后很长时间里他一言不发。

    覆灭:

    31名团伙成员全被抓获归案

    到今年3月1日,江津区警方将以徐飞为首的3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。

    警方查明,自2016年底以来,徐飞通过非法手?#20301;?#21033;达60余万元。经审查,徐飞?#28909;?#23545;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聚众斗殴、非法拘禁、容留他人吸毒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  9月17日上午,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敲诈勒索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?#28909;?#24320;庭审理。

    “收保护费、砸场子、砍人……就像我们年轻时候看的港台‘古惑?#23567;?#30005;影一样,起?#36343;?#30495;不相信我们身边也会有这样的犯罪团伙!”法庭外,想来听庭审的市民刘先生这样告诉记者。刘先生说,铲除这种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,不但还百姓一片朗?#26159;?#22372;,?#21442;?#24403;地人民创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,“真是解气!”

   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,类似徐飞这样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,为了排挤竞争对手、非法获取利益,致使无辜者家破人亡、被迫远走他乡的事例很多。而且,涉黑性质组织为攫取不法利益,往往不择手段,致使当地居民敢怒不?#24050;裕?#24403;地企业深受其害,严重破坏当地经济、社会秩序,危害极大。

    如今,在扫黑除恶的重拳之下,“黑家军”已经彻底覆灭。

    (专项报道组报道)

    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、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
    主管单位: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: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
    协办单位:重庆市发改委、重庆市城乡统筹办、重庆市农委、重庆市扶贫办、重庆市教育委员会
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70014 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:网出证(渝)字第002号 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渝网文(2016)4551-030号 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:(渝)字第358号 
    渝公网安备50010802001019号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?#29275;?0120180006 渝ICP备10015940号 技术支持:城乡统筹发展网
    腾讯分分彩开奖时间